一番可爱的猪猪

我你-春光念你

污婆写起甜文真是甜中夹杂着一丝苦 苦里透着甜 回甘 嗯 我喜欢

陌生人雪中送C:

霆峰RPS-我你-春光念你-陌生人雪中送C





“只是春光如此,却不得见你。”





横店没有那么冷了,大约是春天要来的原因。李易峰化好妆走出屋子的时候,不忘回头看今天的第一眼,第一眼的陈伟霆。



他们离的算近,能从反光的镜子中看到爱人的模样。头发梳起剑眉入鬓的样子他看不够,幸而来日方长他们都肯慢慢等。



快步走到片场,长长的衣袂总是摇荡在脚底,李易峰跨过地上脏脏的泥印,虽然小心翼翼的却还是粘上了脏东西。他鼓鼓脸颊可爱的不满,旁边的助理笑着打趣着说“常在河边走哪会不湿鞋”,他好像没有听到或者不是真的很在意,匆匆的走过一群相机的包围层。



这几天他们见面的机会很多,甚至可以大庭广众之下去看他一个五分钟的时间,他不再介意什么而去畏惧什么,他真的想清楚了很多很多。过年是要回家,但不能挡住我想见你的步伐。



走向你的脚步是欢快沉重的,但是如果是你的话,那些欢快早已把沉重逼退了。那些朝朝暮暮,那些两情长久,不止在童话里和梦里,其实也在你我心里。



我唯一一次的相信这些,就是和你,你知道的。我知道你知道的。



所以他们要一起好好的努力啊,他们要成为所说的“并肩成王”,领更多的更好的奖状,演更多的更好的戏。他们都悄然的在心底有着了这个小小的秘密,小小的约定。



谁都不说,但谁都知道。



晚上夜幕的一句“晚安”,早上清晨的半句“早安”,碎雨斜风,不是大风大浪的树动叶落,这种静静的喧嚣,正符合他的心灵情绪。他可以好好的去爱他应该爱的人,他可以偷偷的握住他所爱的那双手,抚摸根根线条。



细密的眼底闪烁细密的心思,似乎跨过了横店这个时空道路,早穿梭的无影无踪。



我们峰哥发春了?也不知道谁的语音调侃的深意,冒出一句话又跑掉。这人他抓不住,可这句话却抓住了他。



他心情好去很多。笑容多了,脸上也有软的肉,看着更像一个尚未长大的小孩子。许多人抱着开玩笑看热闹的心情起哄,现在的李易峰心情好。就算最平常时,他脾气也是好的,没人怕惹恼了他。



对面的景子里,蹙紧了眉头记剧本台词的陈伟霆突然打了个喷嚏,他捏捏鼻子,想起了似乎李易峰对他说过的话,大一个喷嚏,是说明有人想你了。他摇摇的不知道在看些什么,总之是想到了他。



开拍了开拍了。有声音响起,大家忽然严肃着不再吵闹,演员走到自己的位置,打灯的也拉开了幕,这样的生活与过程,他们习以为常。



在这枯燥的日复万日里,他们总要和自己开些可爱的无伤大雅的玩笑。比如有一天李易峰发了微博,说是来到了阿尔卑斯山,天气有点冷。但其实他还没换完衣服,就穿着厚厚的紫色毛衣站在窗台上。陈伟霆还记得那件紫色的毛衣,前一天那件衣服在他眼前脱下来,换成了宽松的睡衣,走到他身旁亲吻他的嘴角。那个温度他以前从未感受到过,没有人愿意给予,就算给予,也没有让他感受到这样的温柔,这样的恍惚隔世,害怕失去的温柔。



粉丝们也许已经分享了他们这些不算秘密的秘密,那天早上他下车,长的皮质风衣让他感受到风的清凉。粉丝喊着指着远处的景山,说看那是阿尔卑斯山。他配合的睁大眼睛,哇了一声,在吵闹中走入开工的地方。



忘不了李易峰瞪大眼睛的可爱模样,无辜又狡黠,善良而纯良。他多想亲亲他的眼睛,让他纤长的睫毛抚过他的薄唇,应该是痒的。



年前的时候,只有陈伟霆一个人“孤苦伶仃”的在横店那段时间,他还是比较忐忑的。盼望着他来,这样冬日的冷就可以消泯一些了。又有些害怕他来,至于为何害怕忐忑,是真的说不清楚的。



也许是所谓的,深爱了便成了小心翼翼?陈伟霆看到闪烁的屏幕,也给对方回了一句“晚安”。



这样的等待还是会等来结果,李易峰来了,浩浩荡荡的来过他这里打招呼,当然也是心疼了他天天早上只有鸡蛋当早餐的现状。但是这也是他的工作,他的生活。所以他很开心他能拥有这样的忙碌,这样的常人体会不到的苦中乐。何况他并非孤身一人,在黑夜幕上,会有一个人站在浑浑灯光下,等待着他。



所以在下雪的时候,小孩子气的拉着他出去玩雪。跑的离助理远远的,好似天地间独余了他们两个人。李易峰穿着长长的厚重的羽绒服,蹲下来把雪握在手里,冰冷的,冻的手指通红。陈伟霆给他翻出手套戴上,握了握他的手腕。



“堆雪人吗?”李易峰用手在雪地上写字,写一个个繁体的“陳偉霆”,再轻轻的写“我愛妳”,又轻轻涂掉。



陈伟霆发觉了这可爱的小动作,也在旁边的白色而平坦的雪上面写,李易峰,也写,我爱你。



“如果堆的起来的话,”陈伟霆用沾了雪碎的手捏捏他的脸,“要堆多大的呢?”



“能堆起二十厘米就很好啦。”李易峰笑着任他捏脸,手上攥起一把雪,撺成个雪球,在雪地上滚来滚去的。



陈伟霆帮着,和他一起尽量把这个雪球滚成个符合比例的圆球状。有的时候一不小心会缺去一脚,只好停下来拿雪再去补好。蹲着的话腿会很酸,血液流通不畅还会导致头晕,所以李易峰干脆坐在地上。陈伟霆怕他着凉,想去找小板凳。李易峰拉住他的手,皱皱鼻子,“我穿的够厚了,你别跑来跑去的。”



“也不知道上次是谁没有照顾好自己,异国他乡突然犯急性肠胃炎。”



“嘿,”李易峰愣了两秒,突然笑着跳起来,“国语有进步啊,异国他乡都会了?”



刚刚还一脸严肃的人忽然笑成了傻白甜,“是fongfong教的好…”



李易峰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,刚表扬一下,怎么就成这样了?无奈的抓了一把雪洒在陈伟霆的头上,一本正经的说,不要把雪弄掉啊。



也许傻白甜还沉浸在方才被爱人夸奖的甜蜂蜜罐里没出来,竟然真的没有把雪弄下来,也没有问这是为什么。



“威廉,傻威廉。”李易峰也把雪洒在自己的头上,看着他无奈的笑。



“fongfong,我们白头了沃。”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一点的他,心底有了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被触动。真想好好的亲一亲眼前人,即是心底人。



李易峰满足又羞涩的笑了,把陈伟霆头顶的雪扫下来,又底下摇摇头,雪顺着头发滑下来,有的化成了雪水。



他们静悄悄的堆完了一个小小的雪人,没有很好看,也没有漂亮的装饰,眼睛、鼻子都是路边捡来的圆溜溜的鹅卵石,但是看起来,莫名丑的可爱。



毕竟这是他们一起做成的啊,他们的心一起跳动着,直到手腕外侧的脉搏,拇指贴上去,咚、咚、咚。他们的生命随着这声音,悄无声息的连在了一起。



天色微晚,他们拉住彼此的手慢慢踱步而归,余下幕帘中的彩色晚霞,照映着路边那个孤独的小雪人。



这是一副漫长的画卷,漫长到可以用一辈子的时候从头看下去。李易峰先收了工,走过陈伟霆拍戏的场景,他们在彼此的心底打一个招呼,才肯匆匆去。



冬天会过去,雪人也会化的无影踪。但是春天的拂堤杨柳,温柔的永不散去。春光来了,你也温柔,还有什么事情,比这更美好呢?



将爱深深的,深深的掩埋在心底,等到一朝再过一夕。



-未完待续-



ps.《我你》是霆峰rps短篇脑洞合集,各章没有太大关系,都是日常甜暖,为练不同的文风开的…希望忍受我这种趣味…

评论

热度(52)

  1. 一番可爱的猪猪白雪流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污婆写起甜文真是甜中夹杂着一丝苦 苦里透着甜 回甘 嗯 我喜欢